当前位置:主页 > 侨界风采 >
新闻中心
张民觉院士的忘年交朱迪斯女士


作者: 来源:
点击数: 日期:2017-01-07 10:25 浏览字号: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    1993年秋,定居在马萨诸塞州、就职于波士顿生理咨询机构的美国公民朱迪斯•杭特女士,向中国政府有关部门提出申请,称为了撰写《张民觉传记》,要求自费到张民觉先生的出生地山西进行采访。她的申请很快获得批准。山西省外事侨务办公室专门派员管理协调并提供翻译;岚县政府和政协领导十分重视,做出具体安排为其采访提供方便;张民觉先生的国内亲属则积极给予配合。
    原籍山西岚县的美籍华人科学家张民觉先生(1908——1991)被誉为“试管婴儿之父”和“口服避孕药之父”。他在半个世纪的研究生涯中,发表科研论文350余篇,荣获许多高级别奖项,曾3次获得诺贝尔奖提名,多项研究成果直接惠及全人类。1989年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,1990年当选为美国科学院院士。1991年6月5日,因病在美国麻省去世,享年82岁。
    在美国和其他国家,爱戴和崇拜张民觉先生的“粉丝”(Fans)不计其数;而由“粉丝”演变为张民觉的忘年交挚友的,据知却只有美国人朱迪斯•杭特女士一位。

朱迪斯•杭特在山西的活动日程

张燕林与朱迪斯(左)

    1993年10月16日,朱迪斯•杭特女士抵达太原。17日,由省外办翻译陪同,在太原老军营小区对张民觉的元配夫人李民淑老太太进行采访,并参观太原天平巷的张氏故居。18日,朱迪斯参观晋祠,并参加省侨办组织的座谈和宴请。19日,朱迪斯赴陕西、大同等地观光游览,于27日返回太原。28日,朱迪斯由张民觉长女张燕林引领,笔者及省外办的翻译王振春同志陪同,乘坐岚县政协派来的专车,行车210公里左右到达岚县。下榻宾馆后即受到当地有关领导的接见,并参观张民觉事迹展览。29日,朱迪斯一行驱车约30公里,到张民觉先生的出生地王狮乡艾蒿沟村访问。主要考察岚县民觉小学、拜谒张氏祖坟以及探望张民觉先生的亲戚。30日,朱迪斯一行游览白龙山等岚县名胜,而后返回太原。31日,西方“万圣节”,朱迪斯自由活动。11月1日,朱迪斯身体不适,发烧呕吐,在宾馆休息。2日,朱迪斯身体恢复。上午笔者第一次对她进行采访,着重了解她的家庭与张民觉先生的交往。下午,朱迪斯参观山西省博物馆。晚上,朱迪斯在食品街餐馆回请山西东道主。11月3日,上午朱迪斯再次采访李民淑老太太;下午访问山西大学,受到校党委统战部、对外联谊会领导热烈欢迎和接待。东道主特意送她一件印有“山西大学”字样的T恤衫。她如获至宝,再三道谢,并说:“我总算有了一件印有山西标志的东西了!”4日,朱迪斯在宾馆休整。笔者偕省外办涉外处张同生处长对其进行第二次采访,着重了解张民觉先生在美国的工作生活情况,并了解她对山西及中国的印象。5日,朱迪斯结束在山西的采访日程,于上午10时许,由张燕林陪同乘火车离开太原赴上海。

与张民觉先生的关系渊源

    “张民觉是我的母亲!”朱迪斯•杭特女士跟大家一见面,就这样说。开始大家一听,感到有些惊讶和疑惑,听了解释才恍然大悟。
    原来,朱迪斯的母亲是张民觉先生在美国的私人医生。生于1938年的朱迪斯是个独生女,是父母的掌上明珠。她9岁时就认识了张民觉先生,成为张先生的“粉丝”。1976年,朱迪斯的父亲去世,享年38岁;1983年,朱迪斯母亲去世,享年45岁。失去双亲的朱迪斯伤心欲绝。张民觉先生安慰她说:“人死了是不能复生的,你不要太悲伤了,今后我就当你的妈妈吧!”朱迪斯内心异常激动,立即叫张民觉:“妈妈!”从此,每逢过母亲节,朱迪斯总要给张民觉先生送贺卡和礼物,张民觉也会在百忙中抽时间请朱迪斯聚一聚,畅叙“母女”之情。
    朱迪斯长大以后,经常为张民觉先生做饭,熨衣服,甚至捶背、按摩。“当女儿应该做的事,我全做了。”朱迪斯说。
    朱迪斯结婚后,丈夫也是张民觉先生的“粉丝”,两家来往更加密切。他们有4个子女,个个都喜欢张民觉先生,把他当爷爷、“奶奶”。张先生还担任朱迪斯儿子的“教父”。张民觉先生很早就教朱迪斯如何使用筷子;用汉语数数“一,二,三,四,……”;还用汉语给朱迪斯介绍山西的农作物玉米,莜面,土豆,等等。可惜张先生说汉语岚县口音太重,他说的汉语,连不少中国人也听不太懂,因此大家宁可用英语跟他交谈。
    张民觉先生出国参加学术会议或旅游,丈夫就让朱迪斯陪同张先生出行,一路上照料他。朱迪斯一家3代人,一直把张民觉先生当作家庭的一个成员;而张先生也把朱迪斯一家3代人,当作他张家的成员。张民觉先生晚年时,还赠送朱迪斯女士一箱物品和资料作为纪念。谈起与张民觉先生交往的往事,朱迪斯女士如数家珍,十分动情。

披露张民觉先生鲜为人知的往事

朱迪斯女士与民觉小学老师

    朱迪斯•杭特女士在各种场合,向山西省的侨务干部和张民觉先生家乡的父老乡亲,介绍了张民觉先生鲜为人知的往事。
    朱迪斯•杭特女士说:张民觉先生对人类的贡献确实太大了,他是科技界当之无愧的伟人!但他也有自己鲜明的个性,他的人生也有多彩的方方面面。
    平时,张民觉先生喜欢喝酒和抽烟,还用它招待来访的客人。朱迪斯的父母经常告诫他这样做会影响健康,但他总是戒不了。张先生喜欢阅读文学作品,订了一份《纽约人》,是纯文学杂志,刊登许多幽默、笑话。他看完后还推荐给家人看。年轻时,他曾经用英文写过一些笑话。俄国作家列夫•托尔斯泰的《战争与和平》,他隔五年就要阅读一次。他还喜欢阅读包括中国、越南、韩国、朝鲜等国在内的东方名人的传记。《基督教科学箴言报》和《纽约时报》是张先生喜欢看的报纸,他对中美两国发生的大事和世界新闻非常关心。张先生还喜欢音乐,特别喜欢莫扎特、柴可夫斯基、贝多芬等音乐家的作品,为此收藏了许多唱片。在工作之余,张先生还喜欢散步,喜欢参观美术展览,喜欢养花种菜,年轻时喜欢滑雪、打网球。总之,他的业余生活和精神生活是很丰富、充实的。
    朱迪斯女士说:张民觉先生潜心科学研究,一旦投入工作,立即达到了忘我境界。
    据朱迪斯女士介绍,张民觉先生身高5英尺8英寸(约1.768米)。因为长时间夜以继日地搞实验,使他的脊背有点弯曲,到晚年就显得没那么高大、挺拔了,体重也仅有55公斤。经常长时间趴着观察显微镜,他的视力也受到影响……。朱迪斯女士说:“张先生在工作中曾经因疲劳过度而昏倒过去,我母亲赶快给他打针抢救。醒过来以后,他不听劝解又继续工作了。他我们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,但没有办法改变他。”
    朱迪斯女士说:张民觉先生太诚实了,对个人的名利地位态度太超然了,太不在乎了。
    以发明口服避孕药为例。“二战”结束以后,世界人口出现爆炸性增长,一些科学家预见到将会给世界各国经济发展带来巨大压力。于是张民觉先生在科学家狄更斯建议下,从事节育方面的研究。终于在1959年,与生殖生理学家品克斯共同研制成功口服避孕药,使生理学的原理直接应用于人口的控制。当今世界上有数亿妇女在服用这类避孕药,其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之巨大,是难以估量的。可气的是:在美国就先后有几个人跳出来标榜自己是它的发明者,不明真相的人就容易受他们迷惑欺骗,普通民众甚至还有人不知道张民觉先生是口服避孕药的真正发明人。然而,张民觉先生竟然只顾埋头研究,也不站出来解释、反驳。朱迪斯女士说:“我对此感到不平!从1985年开始,我就着手搜集有关张民觉先生的资料,计划撰写一部《张民觉传记》,我要把事实的真相告诉全世界!”
    朱迪斯女士还向大家披露了一件鲜为人知的“内部旧闻”:50年代,美国当权者推行“麦卡锡”主义,大肆镇压共产党人。因为张民觉先生在许多场合表白自己对中国大陆的思念之情,流露出欢迎共产党新政权的政治倾向,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怀疑他与共产党有联系,先后几次到他住所检查,找他谈话,企图找到“证据”。张民觉泰然自若,毫不惊慌。他对那些家伙不理不睬,而是独自举杯,慢慢地饮酒或喝咖啡。那些人当然找不到什么把柄,自讨没趣,只好灰溜溜地走掉。
    朱迪斯女士说:在重大的社交场合,张民觉先生表现出谦谦君子的高雅风度。有一次,张民觉先生出席在英国举行的颁奖典礼。英国女王亲自为获奖者颁奖。别人从女王手里接过奖品和证书以后,即转身离去。而张民觉接过奖品和证书以后,面对女王倒退了几步,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全场立即响起热烈的掌声,赞扬他的彬彬有礼和高雅风度。张民觉先生说:“我不能给我尊敬的人一个背影。”还有一次,女王举行宴会宴请有名望的科学家,张民觉先生是嘉宾之一,坐在女王对面。女王请他坐在自己身边,张民觉很有礼貌地拒绝了。女王问他为什么,他回答:“作为一个科学家,我不能离开我的同行。”
    朱迪斯女士说:张民觉是个有成就的科学家,但不是有钱人。他花钱时还是精打细算的,但有时候却表现的很大方。他乐意帮助有困难的人,借钱给别人也不指望归还。有一次,张民觉先生到葡萄牙参加学术会议,朱迪斯携女儿随行。会议结束后又赴意大利旅游。几天后,张民觉先生感到身体不适,住进医院治疗。出院时一结算,共花费了4000多美元。医院知道张民觉先生的身份,坚持分文不取,以示对科学家的尊重。张民觉先生则说医院为患者付出医药,应该收费,并说照章付费也是对医护和医院的尊重。双方都坚持自己意见。最后,医院还是没有收取张民觉先生看病的费用,只是让张先生开了一张1000美元的支票,作为他对医院的捐献。
    1991年3月8日,张民觉先生最后一次向“岚县民觉小学”捐款1000美元。不久就病重住院。他躺在病床上很难动弹,鼻腔、口腔和手上插满了管子。大家都认为应该请一名特护来照顾,但张先生拒绝,连医生都感到不可理解。1991年6月5日,张民觉先生在美国麻省与世长辞,享年82岁,大家无不感到万分痛惜!
    张民觉先生一生未申请过一项专利,个人生活相当朴素、节俭。他的“坐骑”是一辆70年代初购买的Volvo轿车,一直开了近20年,也舍不得更换。但是,对公益事业和帮助有困难得人,却表现得非常热心大方。为了发展家乡的教育事业,他数次给岚县捐款:1979年,捐了11000美元;1988年,捐了1000美元;1989年,捐了1000美元;1991年(最后一次),捐了1000美元。岚县专门设立了“张民觉奖学基金会”,妥善管理和使用张民觉的善款。张民觉先生在美国的个别亲属对此不够理解,甚至迁怒于朱迪斯的“鼓动”。朱迪斯女士说:“其实张先生向家乡捐款资助教育,完全是他个人的意愿和决定。”

对岚县的特殊感情

朱迪斯女士(右三) 采访岚县留影

    由于跟张民觉先生的感情深厚,朱迪斯•杭特女士对张民觉先生的家乡岚县也怀有浓厚兴趣,内心感到特别亲切。她说:“我对山西和岚县早就向往了。”
    10月29日,朱迪斯女士一行经过30余公里的奔波抵达张民觉先生的出生地——王狮乡艾蒿沟村。一进村,她就对父老乡亲说:“我也是张民觉先生的女儿,到岚县探亲来了!”
    在村干部和张燕林的引领下,朱迪斯女士登山拜谒了张民觉先生的祖坟,并走访了张民觉先生的亲戚,详细地询问了与张先生有关的方方面面情况。艾蒿沟村比较贫困,村民们的居住条件和卫生状况都比较差,但她不见外,不计较。进了居民家家里,她甚至学习当地习惯,上炕盘腿而坐,同大家聊起了家常。
    朱迪斯女士探望了张民觉先生的堂弟张民懿老人。张民懿是志愿军老兵,属于国家三级伤残军人。由于曾经被俘遭受虐待,落下了经常剧烈头痛的后遗症,天天离不开止痛片,脸上布满红黑斑点,奇痒难忍。加之子女多,除了种地没有什么经济来源,家境非常困难。朱迪斯见状立即掏出一些人民币给他,说:“你去看病买药吧!”
    在艾蒿沟村支部书记的陪同下,朱迪斯兴致勃勃地考察了“岚县民觉小学”。这座学校的是张民觉先生生前捐资兴建的,有4个年级、两名教师、28名学生。师生们第一次见到美国女性,显得有些羞怯。朱迪斯女士参观了学生做作业的情况,询问了教师的学历、待遇,还把学校的里里外外都拍了照。为了表示对学校的关心和支持,她给学校赠送了一些学习用品和生活用品,有电子计算器、微型手电筒、儿童用品、图片画册、糖果等,这是她特意从美国采购、携带来的。她说:“参观民觉小学,是我此行的主要目的之一。张民觉先生生前一直关心家乡的教育。他在天之灵知道家乡的小孩都能上学受教育,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告别时,规规矩矩的小学生仍然不好意思向客人打招呼,但两位年轻的女教师已经变得活泼起来,用英语向朱迪斯女士说:“再见!欢迎您再来!”朱迪斯用不很标准的汉语高兴地说:“好呀!好呀!”回到县城,朱迪斯女士通过县政协,向岚县张民觉奖学基金会捐赠了316美元。她说:“我也是岚县的亲戚,要为岚县发展教育尽一分力量!”她还说:“岚县之行,是我一生中最有意义、最难忘的经历。岚县比我想象的还要贫困,但自然风光很美,民众淳朴热情,相信会建设得一天比一天好!”
    不管是采访还是游览,不管是乘车还是用餐,朱迪斯女士总是离不开两个本子:一个是采访记录本,一个是《英中短语对照手册》。一有空,她就学习汉语:“你好,谢谢,山西,岚县,……”每天坚持念,竟然能够用汉语表达简单的意思。有一次外出采访前,她找不到眼镜,翻遍了房间各个角落,也不见踪影。让陪同人员在一边等候,她不好意思,再三用汉语说:“对不起!对不起!”后来,张燕林指着她的脖子叫起来:“看,眼镜挂在你的脖子上!”大家顿时开怀大笑,说:“真是骑着毛驴找毛驴!”朱迪斯女士问这句话什么意思,翻译用英语作了一番解释。朱迪斯一听也乐了,用汉语自嘲说:“我真笨!我真笨!”
    在岚县居住期间,朱迪斯•杭特女士品尝到岚县的地方风味食品,例如:炒山药蛋丝、烩莜面、圪锅、软米窝窝、糖溜南瓜、油糕等等。她说:“这里的饭菜味道太好了!可以跟纽约最好的中餐馆媲美!”她甚至跑到厨房里,饶有兴味地参观厨师的烹调操作;还让当地人教她每种食品的汉语发音。她说:“为了更多地了解中国,我回美国后要找机会进学校去专门学习汉语。”
    在岚县招待所的客房里,朱迪斯对大家说:“我在北京为我女儿买了一件珍贵的礼物。”拿出来一看,原来是一枚金质毛主席像章,挂在项链上的。大家问:“花了多少钱?”她说:“花了100多美元。”
    4天的采访结束了。“洋亲戚”恋恋不舍地告别了岚县。她拉住县长的手说:“再见!我还要再来,带着我的两个儿子来,我要让他们骑自行车从县城到艾蒿沟去。”县长说:“欢迎!欢迎!”
    在汽车上,朱迪斯女士对大家说:“给我起个中国名字吧!”“好呀!”大家被她的真诚和热情打动了,纷纷出谋划策。有一位同志建议说:“她这么热爱岚县,我们就叫她‘爱岚’吧!再从她的英文名中取一个‘朱’字,就是‘朱爱岚’!”
    “这个名字不错!”大家一致赞同。翻译立即把“朱爱岚”的含义告诉她。她高兴地用不甚标准的汉语说:“好!好!我就是朱爱岚!”说罢,她从提包里掏出一块小石头让大家看,“这块石头是我从艾蒿沟拣来的,我要带回去做个纪念。当我看到它,就会想起中国,想起山西,想起岚县……。”

未能完成《张民觉传记》

作者与朱迪斯女士合影

    真是“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”。在朱迪斯•杭特离开太原的当天,张民觉先生的元配夫人李民淑老太太在院里送走美国客人以后,登楼梯返回宿舍时不慎摔倒,骨折入院。朱迪斯在岚县白龙山观光时,出了个意外:在草木掩盖下竟然有一个难以发现的空洞;朱迪斯女士在观赏秀美的山峦风光时,一脚踩进空洞里,身体失去平衡顿时跌到。大家急忙扶她起来,并关切问候她。她若无其事地说:“没关系!没关系!”大家也认为不会有事,于是陪她按原计划进行考察、采访。没料到她回到美国以后,由于伤筋动骨病情加重,竟坐上了轮椅。她打算第二年赴英国采访、搜集有关张民觉先生资料的计划,也被迫搁置。后来,朱迪斯除了腿脚旧伤以外,又罹患其他疾病,并且日趋严重。这样,撰写《张民觉传记》的计划就完全放弃了。张民觉先生生前赠与她的数量可观的资料遗物,仍静静地躺在朱迪斯家中的箱子里。所有关心朱迪斯的人,无不感到万分遗憾!但是,大家除了为她祈福以外,还能做些什么呢?
    朱迪斯虽然未能完成《张民觉传记》的写作任务,但她对张民觉先生和山西岚县的那份浓浓的情意,却是令人永久感动和难忘的。


Copyright© 2003-2017 by 华侨商会 All Rights Reserved